Super Caster.

周期性Down①以及一通电话。

“找出问题所在,然后再去解决。虽然麻烦,但也稍微好办点。”

蓦地冷静了下来。

耳机中传出因电波传输而破碎的乐声,面对他我就是会不由自主地收拢身上的尖刺。多谢……多谢你。

Russian Roulette.

I'm still alive.

我不会再让交流的欲望以及孤僻的心思支配我的头脑了……至少我会努力避免如此。

我看见他从明灭星光中一路走来。

走到我面前,告诉我,你不要急,你要冷静,要有自我意识。然后牵着被黑暗蒙住双眼的我一直往前走。我磕磕绊绊地亦步亦趋地跟上,他却只管大步流星地向前。

“嘘,不要多想,向前走就好了,”声音顿了顿,中间是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,“别回头。”

于是我怀着一腔孤勇又上路了。